當前位置 首頁 >> 七乐彩七乐彩走势图 >> 會員心聲 >> 正文
法治思維是謀求公正的思維
2014年7月8日
    

民進中央副主席、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民進上海市委主委 蔡達峰

  對我們國家、政府和社會來說,法治是歷史選擇,也是全面挑戰,需要轉變傳統的治理方式和思維方式。法治思維是法的精神和邏輯在實踐中形成的思想方法,不局限于法律工作。依法行政,建設法治政府,不是借用、而是依靠法治思維,是把法治思維作為行政工作的基本素養和能力,改變不適應法治需要的行政思維。

  一、法治思維要謀求公正

  公正是法治精神的靈魂。人類因為需要公正而需要法治,法治因為公正而有權威,法治思維的價值、目標、效果都是指向公正。但必須看到,公正向來是困難的,甚至并不總是行政追求的功效。依法行政,首先要崇尚公正,把實現公正作為工作信念、目標和原則,用公權力來全面主持公正,普遍實現公正。依法行政當然要遵守法律,但面對公正的要求,法律也需要不斷修改和完善,所有的法規、制度、政策和決策,都要為維護公正而服務,成為公正的公器和利器。如果行政以我為主、政府本位,滿足于奉命行事,習慣于擺平搞定,甚至追求功名利祿,都不是法治思維。

  二、法治思維要處理權益

  公正是正當的權益關系。依法行政,就要從權益評判入手,這是法治思維對行政工作的基本要求,也是我們普遍存在的薄弱環節。我們有大量法規、政策、重大項目,出于美好愿望,未深究權益關系,一經實施,糾紛頻出,阻力重重,很快擱淺。我們在發展不平衡、利益失衡的格局中深化改革、改善民生,難就難在權益評判,而不是行政表現力。比如,公共服務均等化中的戶籍、居住和外來人口的權益,城鎮化中的農民、企業、市民的權益,就業中的各種用工人員的權益,環境?;ぶ械牡鋇厝擻脛鼙呔用竦娜ㄒ?,市場經濟中的各種所有制企業的權益,公共財政中各種納稅人的權益等。擴大而言,基本公共服務、社會保障、公共服務、公用事業中的公民權利。說到底,憲法規定的公民基本權利,包括勞動、就業、收入、休息、居住等權利的關系、形式、標準等問題,都要有理性的認識,不能似是而非,更不能回避。政府要強化權益評判的程序,在決策前用足耐心,花足功夫,把當事人的權益弄清楚,把依法行政落實在決策之前,防止直覺、經驗、虛榮的沖動,更要反對官僚主義。

  三、法治思維要立場公正

  公正是正當的權力應用。依法行政,就要堅守公正立場。法治是文明進步必然選擇和廣泛共識,但決不會自然實現。公正總會影響既得利益,不公正也總有得益者。推進法治,最怕愿望、能力和效果,立法、守法和執法之間形成負面互動,這里關鍵是看政府的主導作用。公權力需有權威性,首先應該區分與私權的界限,最忌諱在處理公眾利益中夾雜私利,這必然損害政府的公信力。

  這種私利,如出于個體,容易判別。如出于部門或系統,成為群體獲利的潛規則,難以判別和追究。更為復雜的情況是,行政因人而異,當事人因身份、地位、等級和所有制屬性的不同而受到偏袒或歧視,既影響了社會保障的平等,也影響了市場競爭的平等。

  究其原因,一是不當的等級意識和利益意識,按貧富貴賤,優待可能對自己有利者;二是不當的權力賦予,政府擁有公共資源分配的立法與執法、立項與批準等職權,難免自以為中心;三是不當的政社體制,政府有太多屬于自己的“單位”,難免親疏有別。而非公企業和組織懷著羨慕嫉妒狠的心態與政府拉近關系。這些因素相互支撐,助長了私欲,公職容易成為私交的資本,制造了依法行政的難度,扭曲了政府、社會與市場的關系。轉變政府職能,必須運用法治思維來理解行政意識、權力和體制的公正性問題。深化行政改革,需要端正行政觀念,擺正行政地位,界定行政職權,維護職業權益,使公職遠離私利,忠于職守,與公眾、企業、社會組織公平相處,進而引領國家與社會的法治。

  

2014年5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