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七乐彩七乐彩走势图 >> 專題調研 >> 正文
關于本市社會組織協商制度建設的建議
2016年9月1日
    

  中共中央《關于加強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明確提出了“探索開展社會組織協商”的任務。社會組織既是社會治理的主體之一,也是協商民主的主體之一,開展社會組織協商,能夠集中體現群眾的意愿和要求。我們認為,根據“意見”精神,上海應盡快在中共市委領導下,聚焦“社會組織協商制度建設”這個全局性戰略性任務,從制度上確立社會組織在協商中的主體地位。為此,我們建議:

  1、全面掌握相關法律法規依據。法治是制度的保障,“探索開展社會組織協商”必須于法有據。要把法律法規調研作為制度建設的基礎性工作,把有關“決策之前應該聽取或征詢社會組織(包括群眾、社會、當事人)意見”之類的法律法規全面梳理,了解現狀;在此基礎上,檢查督促各方嚴格依法開展協商,不做選擇性執法,進而確定社會組織協商制度需要和可以探索的內容,推進相關法規建設。

  2、科學界定社會組織協商的基本形態。要通過制度建設來指導和規范相關探索,主要包括五項基本內容:一是責任主體,黨委、人大、政府、政協和社會組織都是協商者,也是協商制度的建設者。二是協商議題,要與協商者的責任和利益相關,當前首先要把法律法規已明文規定的協商事項協商好,將社會組織協商議題納入黨委、人大、政府和政協的年度協商計劃中。三是協商形式,社會組織協商作為制度,可參照六大協商渠道的樣式,形成規范。四是協商程序,協商者須共同遵守規則,確保協商在決策之前和決策實施之中。組織者要提前公布協商議題,約請相關社會組織,各方代表平等溝通,充分發表意見,不同意見可保留或再協商。五是協商意見處理,協商者發表意見,決策者對決策負責,決策結果要及時向參與協商的社會組織反饋,并接受進一步的協商建議。

  3、提升領導干部的認識?!吧緇嶙櫓討貧冉ㄉ琛幣岢值車牧斕?,各級領導干部必須形成共識,有事多商量,遇事多商量,做事多商量,商量得越多越深入越好。社會組織協商有利于謀求全社會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約數,鞏固社會治理的基礎。建議中共市委針對領導干部中普遍存在的不知道協商、不屑于協商和不善于協商的思想認識問題,加強教育培訓。具體而言:一要理解社會組織協商的政治意義;二要增強協商意識。

  4、開展社會組織協商活動?!耙餳本」芏浴疤剿骺股緇嶙櫓獺泵惶峋嚀逡?,但這并非可做可不做的任務。領導干部既是社會組織協商制度的建設者,又是實踐者,只有親自組織并參與協商,才能在實踐中加深對協商作用的認識,從而推動協商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建議中共市委著力推動社會組織協商活動的開展,特別是探索階段,更要以上率下,提供示范,形成風氣;目前可在部分黨委開展試點,按照“基本形態”,結合自身實際,率先實踐,逐步推廣。

  5、引導和促進社會組織參與協商。社會組織的作用和社會組織協商制度建設,是在實踐中相互促進、相得益彰的。建議市委在協商制度建設過程中,積極引導和促進社會組織發展,提升其依法開展協商的能力。大力培育具有代表性權威性的協商主體,對那些作用良好而又鼓勵發展的社會組織,不要介意它們的規模和能力現狀,要在意它們未來可能發揮的社會作用。持續關注和研究社會組織的協商實踐,探索提案、座談、聽證、咨詢、公示、評估、民調等各種方式,為制度建設提供借鑒。在制度安排上,疏通協商途徑,讓社會組織的代表能夠受邀直接參與協商,社會組織中的人大代表或政協委員能夠以個人名義參與協商,形成有序參與的局面。

  探索開展社會組織協商的任務,需要在理解中貫徹,尤其要在貫徹中發揮主動性。上海的社會組織在全國處于發達水平,我們希望,作為創新發展先行者的上海能夠在社會組織協商制度建設中走在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