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七乐彩七乐彩走势图 >> 民進會史 >> 正文
《風云往昔》:黨的忠誠戰士——我的父親王紹鏊
2011年5月30日
    

  口述前記

  王佩容:王紹鏊先生的小女兒。1924年生于天津,十二歲跟隨父親來到上海。十五六歲時就幫助父親為中共地下黨組織傳遞情報、收取文件??谷斬氛謝渭涌谷?。1946年夏,由金正光、余森介紹加入民進,為中國民主促進會做過很多工作。曾參加“一江春水向東流”等抗日電影的拍攝。1950年10月從北京回到上海,在上海手工業局供銷部任會計,后調至第二輕工業管理局財務部工作至退休。

  王曉琳:王紹鏊先生的外孫女。1949年生于上海,1969年中專畢業后支援大西北18年。中國紡織部無錫紡機試驗中心退休。自幼酷愛繪畫,后拜著名畫家謝之光門下,得到其弟子姚先生的指教,畫藝猛進,在全國各展參賽中獲獎,并被入選《上海書畫名家名典》和《上海市現代書畫名錄》中。

  懷念祖父馬敘倫

  黨的忠誠戰士:我的父親王紹鏊

  口述:王佩容〓王曉琳

  采訪:吳錫耀〓王〓瑋

  整理:王〓瑋

  時間:2010年8月18日

  牽線搭橋建立抗日武裝

  黨對隱蔽戰線的黨員提出的一項重要任務,就是擴大黨的外圍力量和組織。1938年初,上海和江南大片地區相繼失陷,作為隱蔽戰線的地下黨員,父親繼續留居上海,在八路軍駐上海辦事處(簡稱“八辦”)工作。那時候國民黨軍隊放棄江南大片土地西撤,沿途丟下大批槍支彈藥,也留下不少散兵游勇。日軍困于戰線拉長而兵力不足,也只能駐守蘇嘉鐵路和主要公路沿線,太湖地區大片水鄉就變成了各式各樣游擊隊的滋生地。他們成分十分復雜,常為爭奪地盤發生火并,并向鄉民課以重稅,引起老百姓的不滿。當時這一帶沒有中共領導的抗日游擊隊,國民黨62師還奉命留住在江浙邊界的農村,防止共產黨武裝力量進入。

  但是群眾有高昂的抗日熱情,吳江人民也渴望建立真正的抗日游擊隊,不少有志青年也紛紛來到上海、蘇州等地尋找共產黨。一天,徐強同志通知父親,“八辦”決定讓他參加領導武裝抗日,父親欣然接受了任務。父親以自己吳江名紳的身份,經常去霞飛路巴黎大戲院附近的冠樂茶室和斜橋弄的吳江同鄉會(這兩處是吳江旅滬知名人士經常聚會的場所),廣泛接觸家鄉同胞,談論國是,爭取和推動開明紳士和地方實力人物支援家鄉的抗日斗爭。那時毛嘯岑主持吳江同鄉會,父親與毛嘯岑是舊識,毛嘯岑在吳江頗有影響,父親就通過毛嘯岑做了原國民黨左派、戰前的老區長和教育界一批人士的工作。通過經常接觸,父親又認識了黃岳麓,他是吳江地方掌握實力的鄉紳,以開墾太湖湖田聞名。當時太湖上有一群“客幫”人圍湖墾田,都受到了他的支持和?;?,在鄉間很有實力。他周圍關系很多,尤與毛嘯岑交往甚為密切,受毛嘯岑的影響,思想開明,抗日熱情很高,想在當地拉武裝。父親通過毛嘯岑和黃岳麓,成功地在吳江東部和南部江浙邊界地帶的抗日游擊隊中派進了我黨同志。

  1938年,國民黨第三戰區司令顧祝同派吳江人沈立群回鄉出任淪陷區縣長。父親通過毛、黃兩人與沈立群的舊誼,與沈立群頻繁接觸,使其同意吸收進步青年參加抗日工作。同年秋天,父親獲悉毛嘯岑的表妹沈月珍來滬,反映家鄉青年要到上海來找尋共產黨的情況,就找她詳細談話。了解到吳江東郡條件比較好,可以在縣政府需要擴充力量時派去干部和青年,于是組織上先后派了丁秉仁等二十多位同志進入偽縣政府和一些偽區政府工作。

  曾在上海創辦文治大學的老同盟會會員倪羲抱先生,在辛亥革命時期就和父親結成忘年交。兩人常在一起議論國是,父親用馬列主義觀點向倪老先生宣傳救國救民,改造社會的主張,吸引了倪老先生的幾個兒女??谷照秸⒑?,倪老先生去世。他臨終前要求父親照顧他的子女。那時,多年追隨父親進行抗日活動的倪老先生長子倪之璜,在其父去世后政治上感到彷徨。父親就開導他,介紹共產黨的抗日主張,鼓勵他投身抗戰。不久,倪之璜參加了武裝組織,并受命到吳江汪偽和平軍程萬軍部工作。隨后父親又介紹了倪老先生的女兒倪青、次子倪之瑛、倪之璜之子倪耐安等參加革命隊伍。

  當時太湖上人槍最多的一支游擊隊叫程萬軍部隊,活動在湖濱吳江各鄉鎮。1939年春,黨組織派往吳江工作的丁秉仁聯系上了在江浙邊界活動的錢康民。錢康民是老同盟會員錢滌根烈士的兒子,認識父親,傾向共產黨,抗日熱情高。在父親和丁秉仁的工作下,錢康民從程萬軍部拉出了幾十個人,由錢康民任司令,丁秉仁任副司令,建立了吳江地區第一個由共產黨獨立領導的抗日武裝游擊隊。他們活躍在太湖南岸,經常打擊日、偽軍,影響很大,很快發展到二百余人。后來,由于叛徒的出賣,這支部隊的主要骨干集中秘密開會時,遭到敵偽軍的突然襲擊,終因寡不敵眾,包括丁秉仁、錢康民在內的全體同志全部壯烈犧牲,這支才成立三個月的隊伍就這樣被打散了。父親聽聞,不禁失聲痛哭,為自己的沒有經驗和未對具體領導這支隊伍的丁秉仁加以指導幫助的過失而痛悔不已。他強忍心頭的悲痛,妥善地做好了烈士家屬的撫恤和其他善后的工作。

  “八辦”副主任劉少文從安全考慮,建議父親暫時離開上海到香港。父親堅決服從了組織的決定。

  傳遞情報關心革命同志

  1940年春節過后,父親離別我們家人乘船到香港。第一次見到了潘漢年。父親對潘漢年的名字早有耳聞,見面暢談后有相見恨晚之感。潘漢年待人親切又不失原則,指示父親先做情報轉遞工作,并叮囑他要適應變化的環境,說:“這里和上海又不同,一言一行要符合身份?!庇謔歉蓋諄蹙?,用通信中寫“藏頭詩”的辦法和上海傳遞情報。

  1941年12月8日,日本帝國主義在偷襲了珍珠港后,又對香港發起進攻。由于事情來得非常突然,父親因為形勢所迫又回到上海。與他一起回滬的還有黨內有名的“老太爺”?!襖咸閉婷姓胖匆?,是黨派往上海加強地下工作的。他們同船到達上海后,張執一便隱蔽在辣斐德路(今復興中路)合群坊父親家中。于是,這所普通的民宅便成為黨的秘密活動據點。史永、劉人壽、黃景荷、侯德華等常來此匯報工作和交流情報。為了掩護張執一同志,父親還通過許士匯開設的家具店作為黨活動的另一據點,成為父親專遞情報的一個主要渠道。許士匯原來在郵局工作,思想進步,為人可靠,大革命時期,許士匯在錢剛手下做后勤工作,父親與錢剛是老鄉,通過錢剛認識了許士匯,由于被父親的個人魅力、革命熱情和理論所折服,許士匯就追隨父親從事革命活動。掩護黨的領導和機關,成為父親甚至包括我們全家人的重要使命。為了?;さ車牧斕紀鏡陌踩?,父親自己行動處處小心,除了必要的社交活動外,平時很少出門。

  由于情報工作的需要,“老太爺”張執一接到延安指示需要再建立一部電臺與解放區聯系,請父親物色一位可靠的技術人員。父親找到了交通大學畢業生陳鯤。陳鯤愛國心強,為人謹慎小心,業務水平高,很適合擔任此項工作。于是父親就把陳鯤介紹給張執一同志,陳鯤很快將兩臺收音機拼裝成一部收發報機,和蘇北解放區接上了聯系。在日偽殺人如麻的“夜上?!?,父親這些活動都要冒著極大的風險。當年地下工作者的生活極其艱苦,幾乎沒有生活費。一位擔任交通員的陳雨蒼,曾于1942年嚴冬時分和妻兒來看望父親。因見他饑寒交加,身無分文,父親當即脫下身上寒衣給他妻兒。父親將情況報告組織請求救濟。待到下周去他家探視時,陳雨蒼的妻子哭訴丈夫已病餓而死了。父親晚年每憶及此事總止不住流淚,一再對身邊同志說:“要艱苦奮斗,不要忘記勝利來之不易??!”

  另外,一些進步青年包括從吳江家鄉出來尋找共產黨的愛國青年也常來找他,從他那里求得精神食糧和工作指導。父親曾奉命營救在抗日戰爭期間被日軍逮捕的倪之璞、金若望等。他找到原北洋財政總長李思浩擔保營救倪之璞出獄,又找上海名中醫蔡禹門為關在南市監獄的金若望治療。金若望因受刑而癱瘓的下肢,終于恢復知覺能行走了。父親默默地做著這些事情,從不宣揚自己,為抗日戰爭的勝利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志同道合創立民進

  父親與各界愛國民主人士一直保持著聯系,在工商界、文化教育界以及一些社會團體中有一定的影響??拐狡詡?,只要他在家,總是賓客盈門。我見他張羅接待客人,樓上樓下忙個不停。我們家的三樓是個小書房,除了書架、一個小桌外,只能容一二人的坐處,二樓是臥室,底層才是一個小起坐間。父親把這三層小樓都用上會客,還應付不過來。那時父親與住隔壁19號的張紀元,附近的梅達君、趙樸初、林漢達等人經常在晚上聚在一起談論時事,商討抗日救國之道。父親又與潘子欣、曹鴻翥、馮少山、謝仁冰等人有聯系。他們的社會背景不同,有工商界人士,有文教界學者,有的還和幫會人員有來往,但都正直愛國,反對蔣介石和流氓惡勢力。父親與他們一個星期一次在上海北京西路廣和居飯館中秘密座談。父親還與朱紹文、蔡禹門等幾位老先生有交往,每個禮拜都要到蔡老先生的家里聚會。

  一天,父親在家中與好友興奮地舉杯慶賀。談起未來,他因對蔣介石早有了解,一開口便語驚四座:“蔣一旦還都,肯定還是重演獨裁那一套?!?945年冬天,上海地下黨的領導張唯一同志撤離上海。不久,地下黨另一領導人張執一約父親談話,父親向組織匯報了自己對時局的看法,認為要加緊開展民主運動。他的建議得到了張執一的肯定。父親加強了與上面那些人的交往與聯系,分頭參加他們的聚會,有意識地幫助他們溝通情況,分析國內外的形勢。當時聚談的中心話題是勝利后先民主還是先“統一”。所謂先民主,就是各黨各派共商國是;所謂先“統一”,就是國民黨一黨專政,只能是蔣家獨裁。父親寫文章提出了應該先民主后統一的主張。他指出,所謂先統一后民主,其實質就是要先消滅共產黨,把一切黨政軍大權都集中到蔣介石手中,達到蔣介石一統天下的目的。這樣哪里還能有民主呢?所以決不能先統一后民主,而只能先民主,國共平等,容納各種意見,實行民主政治,然后水到渠成,統一是必然結果。父親的文章得到了朋友們的一致擁護和稱贊,他們并建議將文章以“意見書”的形式,拿出去征求簽名,交付報刊發表。

  當這份意見書傳到馬敘倫手中時,馬敘老立刻被這精辟的見解吸引了,急問這是誰的手筆。通過謝仁冰,馬敘老才知道這是父親所寫,后就請謝仁冰介紹父親與其面談。馬敘倫是著名學者,也是一位知名的民主斗士。雙方見面后,對國內外的形勢、共產黨的主張等觀點各抒己見,一見如故,相互佩服對方的膽識和胸懷,但是兩人在某些地方還有分歧,父親就積極宣傳中國共產黨的一貫主張,并結合自己的親身經歷,歷數蔣介石先統一、后民主的欺騙性和危害,使馬敘老心悅誠服。后來馬敘老決定把他上書的原議撤銷,先邀請雙方的朋友在北京西路的廣和居開一座談會。當時,馬敘老本身就聯系著不少文化、教育、出版界的朋友,他經常在政治性刊物《周報》和《民主》上發表文章,是這兩份雜志的重要撰稿人,因此認識了柯靈、傅雷、鄭振鐸、唐弢等人。父親也因此邀請林漢達、謝仁冰、張紀元等人參加座談會。雙方經常在廣和居召開座談會,不僅座談時局,而且開始攜手聯合作戰,在《周報》、《民主》等刊物上聯名發表文章,申明共同的政治主張。

  當時正值美國特使馬歇爾將來中國,協調國共雙方商談停止內戰的事宜。父親就與馬敘老等人商量要擴大座談會,邀請更多的朋友來參加??悸塹交岢〉拇笮『蛻緇嵊跋熗?,他們把座談會安排在八仙橋的青年會。陳巳生、許廣平、周建人、曹鴻翥、梅達君、趙樸初、馮少山等人都受邀參加了這次擴大會議。他們又在《周報》、《民主》等刊物上宣傳了第一次擴大會議,引起了社會上各方人士的廣泛關注,團結作戰顯示了聯合起來的威力,對當時民主運動的發展起到了推動作用。因此,一些參加座談會的同志給父親寫信,希望成立一個比較永久性的組織,爭取更多的朋友,以利取得斗爭的勝利。此議一提出,立即得到了大家的贊同。經過了一階段的醞釀準備,1945年12月30日,中國民主促進會誕生了,通過了簡章及宣言。拿了父親的意見書截取文尾,加上了許多口號,作為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宣言,會上,父親還被選為常務理事。它是民進成立后公開發表的第一篇宣言,在社會上產生了強烈的影響。

  聯合團體共同反蔣

  在此期間,父親還積極參與了其他進步社團的活動和部分領導工作,他和章乃器、盛丕華、包達三等人一起籌建了民主建國會上海分會,并擔任民盟上海支部主任職務。他和職教社、救國會以及進步學生團體組織有密切聯系,經常參加他們的會議。他還經常應行業工會的邀請前去向工作人員作反對內戰、爭取和平,反對獨裁、爭取民主的講演和宣傳。為了進一步擴大反蔣聯合統一戰線,地下黨組織決定推動各進步團體實行大聯合,父親為此不遺余力到處奔走,做了大量細致的工作。1946年是上海民主運動高漲的一年。約在4月間,在中共上海地下黨領導參加下,籌備組織“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各民主黨派都參加了,上海各方面的人民團體、進步組織、社會性的、學術性的、事業性的,如中國經濟事業協進會、中國勞動協會、上海學聯、大教聯、中教聯、小教聯,都參加了。一共發展到68個團體。

  父親是“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的理事,是做實際組織工作的領導人。是年6月,“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為了揭露國民黨陰謀發動內戰,組織了上海人民和平代表團,發起赴南京請愿。23日,在上海老北站舉行反內戰群眾大會,歡送以馬敘倫為團長的上海人民和平代表團到南京請愿呼吁和平?;岷?,與會群眾舉行了示威游行。父親與林漢達、陶行知同為大會的執行主席,走在游行隊伍的最前面。按照預定計劃,步行十余里,盡管一路不時有國民黨特務破壞搗亂,父親一行最終把隊伍帶到復興公園后才解散。特務在南京制造了毆打請愿代表的“下關事件”后,消息傳到上海,父親又聯合各界人士、團體發表聲明,抗議國民黨當局的暴行,并發起和平捐金運動,聲援和慰問受傷代表。

  7月,國民黨反動派徹底撕毀《停戰協定》,向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解放區發動全面進攻,解放區軍民奮起反擊,全面內戰爆發。蔣介石為了配合軍事上的進攻,加強了對國統區人民的法西斯統治。在昆明制造慘案暗殺了聞一多、李公樸兩先生;在上海則封禁包括《民主》、《周報》、《文匯報》在內的各種進步刊物。慘案發生后,父親在上海聯絡各方人士,以民進、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和全國爭取和平大會的名義,發表宣言,控訴和譴責蔣介石政權的暴行。不久,父親作為民進領導人又參與了在天蟾舞臺舉行的上海各界追悼李、聞烈士大會和在靜安寺舉行的各界公祭李、聞烈士大會的組織領導工作,周恩來同志也代表中共代表團親自到靜安寺祭奠。祭奠完畢,周總理與父親等人親切握手。盡管是在國統區,不便以真實身份交談,但從周總理親切的目光中,父親深深地受到組織的關懷。

  11月,國民黨政府為了得到美帝國主義的軍事和經濟援助以維持內戰,不惜出賣國家主權,和美帝簽訂了《中美商約》。父親在上海聯絡各方人士,尤其是工商界人士發表談話,譴責當局無恥的賣國罪行,反對美國政府的對華政策。年底,國民黨當局又召開了一黨把持的“國民大會”。父親又積極活動,聯合了民進、民建、工商協會、九三學社等11個團體發表了《對一黨憲法的聯合聲明》,堅決反對偽國大。在民建召開的大會上,父親應邀演講,他以自己十年參與國會的親身經歷,揭露了這次偽國大的欺騙性。講到痛切處,不禁聲淚俱下。這年10月,國民黨當局宣稱民進是“共黨暴亂的工具”,父親也上了黑名單。黨組織及時通知父親轉移,于是,他第二次由于形勢所迫,踏上前往香港的輪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