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七乐彩七乐彩走势图 >> 民進會史 >> 正文
《風雨往昔》:肝膽永相照
2011年5月30日
    

  口述前記

  鄧偉志1938年生,安徽人。1960年大學畢業后,先后在上海社會科學院、中共中央華東局政治研究室、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上海分社從事理論工作。現為上海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社會學會副會長。曾任全國政協常委、民進中央副主席。著有20余種書。近年出版了《和諧社會筆記》、《不創新,毋寧死》、《和諧社會散議》等著作,主編了《和諧文化導論》、《和諧社會與公共政策》等書。

  肝膽永相照

  時間:2010年7月23日

  口述:鄧偉志

  采訪:馮〓蓓

  整理:馮〓蓓

  時間:2010年9月1日

  我的入會

  我是1986年加入民進的。之所以加入民進,還有一段小插曲。1986年,我在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上海分社當編輯,同時還是上海市第一屆中青年知識分子聯誼會副會長。上海中青年知識分子聯誼會1986年成立,是由上海各界黨外知識分子代表人士自愿組成的,以無黨派知識分子為主體的,具有統戰性、知識性和民間性特點的聯誼組織。歷任中共上海市委領導對中青年知識分子聯誼會都十分重視。現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統戰部部長楊曉渡就是本屆上海中青年知識分子聯誼會的名譽會長。

  雖然我當時沒有加入任何黨派,但內心對中共十分向往,就向單位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到了7月的一天,分社的黨委書記羅洛通知我說,下個星期就正式討論我的入黨問題了。周四,中共上海市委在得知這一情況后,就向黨組織提出是否可以讓我加入民進。分社黨委書記羅洛馬上找我談話,詢問我的意見。由于我對民主黨派了解很少,同時認為治國安邦有共產黨的領導就可以了,民主黨派可以起到什么作用呢?于是,我對分社黨委書記羅洛說:我對民進不了解,還是不參加了吧。羅聽了很高興,說:“市里是征求意見,只要你堅持,我們不變,下星期三支部大會照開,討論你的入黨問題?!?

  周六,中青年知識分子聯誼會借用中共上海市委統戰部的會議室開會。在活動中,恰巧碰到了當時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閻明復、中共上海市委統戰部部長毛經權、副部長茅志瓊等人。由于閻明復曾擔任過大百科全書出版社的黨委副書記,相對來說還比較熟,就熱情地與我打起招呼來。毛部長當著我的面對閻部長說:“你們認識,最好!我們想請他進黨派,他不肯。正好請你做做偉志的工作?!毖炙?,他是來開陶行知逝世四十周年紀念會的,住仙霞,叫我第二天(星期天)上午10點到他住處,再好好聊一聊。

  當時的情況是老一輩的民主黨派領導人隨著時間的推移,年事漸高,特別是十年“文革”的破壞,民主黨派都普遍存在著人才“斷層”現象,亟需新鮮血液的加入,增強組織活力。各民主黨派和工商聯,在中共十二大以后,為了開創工作的新局面,更好地為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建設服務,在1983年下半年就相繼召開了全國代表大會,把加強組織建設和思想建設作為今后的一項重要工作。在1983年11月,各民主黨派通過座談協商,一致通過了《關于民主黨派組織發展問題座談會紀要》,對各民主黨派的組織建設提出了重要意見。而為了幫助各民主黨派推進這一工作的進行,中共中央和中央統戰部等有關部門下發了一系列文件,要求各級黨委在尊重民主黨派獨立自主地處理內部事務的前提下,積極幫助做好組織發展和思想教育等各項工作。

  第二天,我如約來到閻明復處。閻明復并沒有跟我客套,直接就談起了加入民主黨派的問題。在交談中,閻明復聊起了前一天召開的陶行知紀念會的有關情況。陶行知是我國著名的教育家,也是一位著名的民主黨派人士,在戰爭期間與閻明復的父親閻寶航(我國早年一位偉大的愛國者,東北民眾反日斗爭的積極組織者、領導者)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因此,閻明復對陶行知還是十分熟悉的,他向我介紹了陶行知為理想、為民主、為教育而進行斗爭的一系列事跡,并說像陶行知這樣的人,民進組織里也有很多并進行了相應的介紹。交談結束后,閻明復希望我就加入民進的事情慎重考慮后再做決定。

  與閻明復的談話,讓我對加入民主黨派有了新的認識。當知道老一輩文化界的名人,如周建人、葉圣陶、冰心等人都是民進會員時,我感到與民進的距離一下子拉得更近了。周一的時候,分社的黨委書記找到我說,市委組織部、統戰部都覺得你符合入黨的要求,但基于工作需要,決定還是讓你加入民主黨派。對于這樣的決定,我欣然接受。過了幾天,當時民進上海市委專職副主委蔣家祥就到我們分社,與分社黨委書記討論有關我的入會事宜。民進上海市委當時的組織部部長金培基還專門跑到分社送來申請表。就這樣,我就加入了民進,成為了一名光榮的民進會員。

  我的當選

  1986年的中國充溢著解凍的氣氛,改革輿論開始升溫。民進中央當時的思想也是比較解放的。到了1987年1月胡耀邦辭職之后,民進中央的工作出現了一些收縮的現象,但時間不長。那年春寒料峭,空氣比較冷,但到了春夏之交又比較活躍起來。當時民進中央召開了一次青年會員的座談會,民進上海市委會把我派了去。在座談會上,來自全國各地的會員們提出了各種意見和建議。我在座談會上提出要修訂《黨派法》。這是我在研究當時社會主義國家、東歐國家相關法律制度的基礎上提出來的。在建議中,我對已有這部法律和尚未有這部法律的不同國家的情況進行了分析、比較?!兜撐煞ā分兩穸薊姑揮兄貧?,可見這種觀點在當時是十分前衛的,自然引起了許多不同的爭議,甚至在媒體上都有轉載。

  1987年6月,民進全國代表會議在北京召開。就是在這次會議上,我不但成為了民進中央委員,還遞補為民進中央常委。在去北京之前,我并不知道自己是民進中央委員候選人。到了北京之后,由于當時住宿條件的限制,我與宓逸群住在同一間房。到這個時候,他才告訴我,我不但是民進中央委員候選人,還是民進中央常委候選人。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對于遞補我為民進中央常委一事,存在著不同的意見。這是因為我在1984年10月24日的《文匯報》上發表了《中國的學派為什么這么少》一文,胡耀邦閱后馬上給予肯定。他說這篇文章對于貫徹“雙百”方針,繁榮學術事業是有益的,并通過中共中央辦公廳對我作了鼓勵。后來《文匯報》還就這篇文章展開了討論,《人民日報》也予以轉載。

  1988年11月,民進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北京召開,我并沒有被提名為副主席候選人。但有的常委對此卻持有不同意見。他們認為上海是民進的發源地,民進中央副主席中應有上海的代表,同時鄧偉志也具有很好的代表性,理應成為副主席候選人。由于存在較大的爭議,大會將我是否可以成為副主席候選人的決定權交由二十幾個小組,由投票來決定。令人吃驚的是,二十幾個小組中的絕大部分人都贊成我為副主席候選人。對于這樣的一個結果,上海代表里也有不同的聲音,對此我都視若等閑,假裝不知道。在確定我為民進中央副主席候選人后,民進中央立即與中共上海市委統戰部聯系。當時的上海統戰部部長毛經權在了解情況后,立即表示同意,并且非常支持。這次選舉很特別,是由代表直接選舉民進中央主席、副主席。我以高票當選為副主席。這次代表大會是自有民主黨派以來,空前的一次由大會全體代表以直接選舉方式選舉主席、副主席,并將等額選舉方式改為差額選舉方式的一次大會。民主氣氛空前高漲!

  冰心老人

  1988年的冬天,民進在北京召開“六大”。冰心在“六大”上被推舉為民進中央的名譽主席。我與楚莊、馮驥才等人一同去冰心家中看望她。這也是我第一次到冰心家中做客。楚莊向冰心匯報了民進“六大”的相關情況,增補了幾位年輕的副主席,并向冰心介紹了我和馮驥才。

  我從小就愛讀冰心的書,崇敬冰心晶瑩的心。直到我五十歲方才圓了童年時代的夢想。冰心老一見我就說:“你為婦女寫文章,我還以為你是小姐吶!怎么是個男子漢?”不一會,她便進入正題。她說,民進后繼有人,民主促進會就是促進民主,咱們要同共產黨肝膽相照、榮辱與共,就要敢于民主監督。她舉了自己常說的兩句話:“長期共存是我們的權利,互相監督是我們的義務?!彼茍暈宜擔骸案閔緇嵫?,跟我丈夫一個專業。解剖社會,膽子一定要大。我這個人膽子就大,越來越大。毛主席說‘五不怕’。不怕坐牢,只要不犯法,一般不會坐牢;不怕離婚,你們知道,我已無婚姻可言;不怕開除黨籍,我不是共產黨員,不存在開除黨籍的問題。我不知道你們會不會開除我?至于說殺頭,我料他們……”多少年來,每當我畏難茍安時,冰心老人的話,就會在我的耳邊響起。

  還有一次我們在冰心老家里聊天,忽然來了位大人物,于是我們退到里間。大人物恭維冰心老人,“您老登堂一呼……”冰心老人立即回敬:“如今我說話能不挨批就不容易了,只有你們這些大人才是登堂一呼,階下百諾?!蔽以誒錛滸蛋搗⑿?。這大人物可是沒人敢碰的呀!冰心老頂他,讓他討個沒趣,是在為百姓出出怨氣??!

  冰心老逝世后,我到她家中靈堂前給她送行。誰都能想得出,給冰心老送花圈的人檔次都是很高的??墑?,靈堂并沒有按通常的“名單學”排位,而是把巴金送的花圈放在最突出的位置,把那些政治地位顯赫的人送的花圈統統置于巴金之下。我不知道這是家人按冰心老的遺愿做的,還是按冰心老一貫的做法做的。

  崇師敬老

  我國著名的教育家、原民進中央副主席吳若安先生把畢生都貢獻給了教育事業。她的一生貫穿著愛國主義、民主求實的情懷,始終不渝地與中國共產黨親密合作,體現了老一輩民進領導人的高風亮節,受到了來自各方的尊重。1987年的民進全國代表會議同意葉圣陶、吳若安等27位老同志主動辭去中央委員職務的請求,接受葉圣陶、吳若安辭去中央主席和副主席職務的請求。同時,為了使一批德高望重,為民進組織建設和發展做出重大貢獻的老同志繼續在會內發揮積極作用,設置顧問機構——民進中央參議委員會。吳老就是民進中央第一屆參議委員會副主席。

  會議期間有一件事讓我印象特別深刻。舉行全國性的會議往往都拍合照予以紀念。當時,大家都排好了位置,只等前排人員就坐。照常理來說,一般是中共中央派來祝賀的同志在民主黨派的第一領導人的陪同下首先走入會場,然后才是民主黨派第一副主席等人??墑?,這次拍照時,首先步入會場的卻是吳老。她是民進中央的副主席,但不是第一副主席。當時吳老已近百歲,又因小時候裹過小腳,走起路來速度比較慢。只見她在前面小腳一踮一踮的慢慢走,中共中央派來的同志與民進中央的領導們都跟在她后面,沒有人催促,也沒有人逾先。大家看在眼里,心里不由一陣欣慰。作為民進老一輩領導人的吳老走在前面,既體現了共產黨的敬老傳統,也體現了共產黨對民主黨派的尊重,更體現了民進對吳老的敬重。

  風波之后

  1989年政治風波之后,中共中央決定集中一段時間,在黨內開展一次清查、清理工作和思想政治教育活動。清查、清理工作同考察工作結合進行,重點是處級以上領導干部。

  在這場政治風波之后,我提過一個建議,就是在民主黨派機關不要搞清查。我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清查清理工作是中共黨內的工作,民主黨派對詳細情況不是很了解,在機關內部進行相應清查工作不是很適宜。同時,我還得知一個情況,就是中顧委(中央顧問委員會)正準備對四名中顧委的同志進行處理,但當時任中顧委主任的陳云對此提出了反對意見。他說,不要處理了,這三位都是老同志,他們對情況也是不了解,而真正了解情況的只有為數不多的中央的同志,即使是中央政治局的同志也不一定完全知道。

  對我提出的這個建議,在民主黨派中間、在民進中央和中共上海市委內部都是既有贊成聲,也有反對聲。有一天,一位中共上海市委領導在局級干部會議上說,有一位民主黨派的負責人提出來,民主黨派不要搞清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嘛,怎么能不清查呢?當天就有人向我透露了這個情況,說這就是對著你來的。我向他表示,我不害怕。第二天,中共上海市委統戰部部長毛經權向民主黨派傳達昨天局級干部會議的情況。我馬上給他遞了張條子。我說,民主黨派不搞清查,我認為我這個意見是正確的。毛經權在傳達會議精神的時候,就將這位領導人的這句話跳過去了。

  我在上海各黨派負責人的會議上提出過這個觀點,也在民進中央常委會議上提出過,還通過中央統戰部和《解放日報》的內參上報過?!督夥湃氈ā返淖鼙嗉謚泄采蝦J形旨陡剎炕嵋榫翊鎦?,對幫我發內參的編輯說,看來這個鄧偉志是不行了,這個內參被批評了。編輯馬上給我打電話說了這個情況。我說,如果發生什么事的話,一切都由我鄧偉志頂著。這個內參是我叫你發的,當然由我來負責。如果你受到牽連,挨了批評,那就真是對不起了。沒有過幾天,中共中央就發了文件,民主黨派機關不搞清查。

  我認為,只要不是一個渾渾噩噩、唯唯喏喏的民主黨派成員的話,就必然會有新的見解。新見解無不有二重性,可能正確,也可能錯誤,至少是多數人認為是錯誤的。這是難免的。這也是我理解的規律。

  為人平反

  柯靈是民進的創始人之一。他曾是夏衍、阿英主編的《救亡日報》的編委之一,后來還先后主編了包括《民族呼聲》、《文匯報》、《大美報》、《正言報》等十多家報紙在內的文藝副刊。1945年8月抗戰勝利后,作為進步刊物《周報》主編之一的柯靈,邀請了一大批文化界的知名人士,接連在刊物上發表文章,抨擊蔣介石的獨裁統治,呼吁并鼓動群眾起來爭取和平民主。正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與輿論的引導下,1945年12月30日,柯靈與馬敘倫、王紹鏊、周建人、雷潔瓊、趙樸初等26位中國和上海文化教育出版工商界人士一起,發起成立了中國民主促進會。

  在解放后的一些政治運動中,柯靈曾因創作了電影劇本《不夜城》而受到政治迫害和不公的待遇,到了“文革”,又被送進了牢房,這是他始料不及的。1958年,《不夜城》由湯曉丹導演,剛拍成電影,就受到公開批判。罪名是“美化資產階級,歪曲階級斗爭的歷史事實,并嚴重地歪曲了黨和國家對資本主義工商業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的政策?!鋇攪?965年,全國報刊眾口一詞宣判《不夜城》是株大毒草。1966年,文革風暴驟起,柯靈即以莫須有的罪名被投入監獄,拘留審查達3年之久,并多次作為“活靶子”在全上海游斗。

  文革結束后,柯靈對于自己遭受的苦痛很少向人提起。倒是在撥亂反正的政策被提出時,柯靈就不避艱險地率先沖破禁區,提出為傅雷平反的問題,這在當時無疑起了石破天驚的作用。以后他又多次大膽地為封塵多年的歷史問題翻案,包括引起海內外普遍關注的張愛玲問題,都在柯靈的努力下得到實事求是的評價。

  在上世紀四十年代就開始發表作品的張愛玲,一直以來都引起頗多爭議。但柯靈卻始終不諱言對她才華的欣賞。張愛玲的成名也曾受惠于柯靈。她的《沉香屑——第一爐香》一問世,便受到時任《萬象》主編柯靈的關注和垂青。1984年,柯靈發表了《遙寄張愛玲》一文,震驚文壇。文中,柯靈介紹了他發現這位女作家的過程,肯定了她的藝術成就,但也對她的部分作品提出了直率的批評。至此,這樣一位遠行國外而漸為國內讀者所遺忘的作家得到了平反,重新出現在讀者的眼前,甚至閱讀其作品成為一種時尚??梢運?,張愛玲作品的重新問世有柯靈的一份功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