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七乐彩七乐彩走势图 >> 民進會史 >> 正文
《風云往昔》:尋找民進的根
2011年5月30日
    

  口述前記

  明〓浩男,1946年6月出生于上海。1967年,上海教育學院數學系畢業后,在上海縣(現閔行區)紀王中學任教。1985年,參加自學考試,于上海師范大學英語系本科畢業。1988年調入民進上海市委會,先后在聯絡部、研究室、宣傳部工作,歷任聯絡部、研究室負責人,宣傳部副部長、部長。2006年退休,現任民進中央會史工作委員會委員。

  尋找民進的根

  口述:明〓浩

  采訪:吳欣夏

  整理:吳欣夏

  時間:2010年7月27日

  落政進入尾聲

  1988年8月,我到民進上海市委會工作,當時被分在三胞聯絡部,主要從事落實統戰政策與服務“三胞”親屬會員等工作。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文化大革命”中的冤假錯案、被查抄財務、被占私房的清理和落實政策工作已接近尾聲,只剩下一些“難啃的骨頭”。這一時期,民進市委仍繼續積極配合做好落實政策的工作,千方百計尋求妥善解決的辦法,期間又得到多方幫助,一些冤假錯案得以平反,一些被查抄的財務、被占的私房也得以歸還。我印象中最深的有這么幾件。

  著名的眼科專家、民進市委常委、市第一人民醫院眼科主任張皙,她家一棟位于湖南路、近淮海路的花園住宅“文化大革命”中被市科委的某個單位占用,雖然費盡周折一再反映,但還是遲遲得不到解決。我們了解到此情況后,便趁市兩會召開時,請民進會員中的市政協委員林黛文專門就此事向市政協遞交提案,并通過現場辦公向市科委領導直接反映,這事終于有了眉目。張皙家的房子最終物歸原主。對此,張皙非常感動,還讓我陪她去市政協送匾,以表感謝。

  民進會員、特級教師賈志敏的父親是一位工商界知名人士,解放前曾營救過地下黨員和進步人士,1949年8月還出席過上海市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會議。但在1951年卻因涉嫌錯案而被錯捕錯殺。由于“家庭出身不好”,賈志敏上不了大學,高中畢業后就在一所小學擔任語文代課老師?!拔幕蟾錈逼詡?,他屢受迫害,意志也很消沉。粉碎“四人幫”后,當得知許多文革時的冤假錯案被重新翻案時,賈志敏看到了希望,一方面反復申訴,一方面積極向民進組織尋求幫助。作為民進市委聯絡部的干部,我也多次為其奔波。最后,賈志敏收到了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的平反通知書,他父親終于恢復了名譽。從此,賈志敏懷著感激的心全身心投入語文教學工作,并在語文教學領域取得很大的成就,他主講的“賈老師教作文”這檔電視節目深受學生好評。

  到1990年底,大部分民進會員、機關干部的歷史遺留問題都落實了政策,一些冤假錯案、被查抄的財務、被占的私房都基本得到解決,這在民進會員中贏得了良好的反響,從而調動了民進會員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服務的積極性,激發了廣大民進會員報效祖國的熱情。

  統一祖國,振興中華

  從上世紀90年代初起,民進市委會聯絡部的工作重心逐漸轉到為“三胞”親屬會員服務上來。據統計,1991年,民進市委會下屬會員中有“三胞”親屬的有1223人。市委會對這些會員非常關心,聯絡部及各區(縣)“三胞”工作組圍繞宣傳“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方針,推動他們為統一祖國、振興中華出力。同時,民進“三胞”親屬會員在民進市委會聯絡部的積極配合下為“三引進”(引進資金、技術、人才)穿針引線、牽線搭橋,成果豐碩。比如,民進會員、市西中學名譽校長趙傳家的女兒定居新西蘭,在趙校長的影響下,她的愛國熱情被激發,她用中文翻譯了第一本介紹新西蘭的圖冊,并引進羊毛生產項目,回國時還受到時任總理李鵬同志的接見。又如,民進會員、市政府參事室參事張銳,通過其海外關系引進了美國通用汽車,為上海、乃至全國的汽車工業的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

  1988年年底,臺灣逐步開放大陸赴臺探親。對此,市委會一方面積極為民進臺灣同胞親屬會員赴臺探親提供各種方便,另一方面,也廣泛利用這一平臺加強對臺宣傳、增進兩岸交流、為促進祖國統一建言獻策。民進閔行會員陶天樞,他是第一批赴臺探親的成員。在臺灣探親時,他向臺灣同胞如實地介紹祖國大陸解放后,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社會政治面貌的深刻變化和經濟建設的蓬勃發展,宣傳祖國對臺灣問題的一貫態度、立場和有關“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方針、政策?;厴蝦:?,市委會聯絡部組織專題報告會,讓陶天樞為廣大會員介紹臺灣當時以及其赴臺探親的情況。

  民進會員、盧灣區五愛中學教師徐曼慶的父親是臺灣首批回滬定居的老人之一,50多年來與妻子、兒女天各一方,隔海思念,終于園夢葉落歸根。我得知此事后,立即與市臺辦的周天柱同志一起前往他家采訪,制作的錄音采訪節目,通過《浦江之聲》電臺,向臺灣廣播。

  原民進寶山區委主委印潤田,其夫人周秋麗是臺灣籍人,夫妻倆雙雙加入民進。后來,他們一起赴臺探親。在臺灣,他們了解到臺灣民眾對大陸的現狀不甚了解,在臺灣收看不到大陸的電視節目,也沒有一個專門的頻道播放有關大陸的情況?;卮舐膠?,在市委會舉行的茶話會上,印潤田提出希望中央電視臺開設面向臺灣的電視節目的建議。我聽到后,做起了有心人,通過調查和積累,起草了一份關于加強對臺宣傳、開設專題頻道的材料交給全國政協委員、民進市委專職副主委蔣家祥。蔣家祥收到這份材料后相當重視,在去北京參加全國政協會議時,遞交了《進一步改善中央電視臺一臺第一套節目以加強對臺宣傳的建議案》。該提案的意見被采納,后來開設了中央電視臺第四套節目。央視四套的播出,增進了兩岸相互間的了解,使兩岸交流更為頻繁,對促進祖國和平統一有著重大意義。

  為更好服務“三胞”親屬會員、積極開展活動,市委會專門成立了三胞聯絡委員會,主任是著名作家秦瘦鷗,副主任是足壇名將張邦綸。說起張邦綸,老一輩球迷一定非常熟悉,1947年在香港舉行的滬港埠際足球賽上曾撲出“亞洲球王”李惠堂主罰的12碼點球,從而挽救了上海隊,被譽為“遠東第一鐵門”。十年浩劫給他的心靈帶來了慘烈的創痛。市委會幫他及時落實了政策。張邦綸當選為民進上海市委常委,積極參加民進的各項活動,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添磚加瓦。1989年,張邦綸和其他上海東華足球隊的元老赴港訪問,并與來自臺灣的原東華足球隊隊友交流聯誼。后來臺灣的老隊友到大陸進行回訪。這件事促進了兩岸體育事業的交流。當時,我就此事采訪了張邦綸,撰寫的報道在《浦江之聲》電臺進行廣播。報道中還提到,1948年和1952年,張邦綸兩次代表中國出征奧運會。1948年他入選國家足球隊,參加第14屆奧運會。但腐敗的國民黨政府不給路費,球員靠“沿途賣藝”籌集資金,受盡白眼和輕視,最后連回國的車旅費都不夠,后來通過華僑募捐救濟才得以回國。1952年,張邦綸入選新中國首屆國家隊,赴芬蘭參加第15屆奧運會。張邦綸榮幸地擔任了中國代表團的升旗手,把五星紅旗升起在奧運村,這份光榮和喜悅讓他終生難忘。而在兩次參加奧運會,代表新舊兩個中國,兩種截然不同的經歷,張邦綸的故事播出后,給人以強烈沖擊,在海峽兩岸引起強烈反響。

  民進是在共產黨幫助和推動下創建的

  我從1992起擔任民進中央參議委員會上海小組聯絡秘書。民進中央參議委員會是一批從民進中央退下來的老同志,由趙樸初任主席。上海有16人,其中副主席有柯靈和梅達君,常委有趙憲初、陳云濤、段力佩、陳穗九,委員有李楚材、薛正、朱有瓛、朱鏡清、吳企堯、陳邦炎、宓逸群、王佩貞、楊國英、鐘昭華等。他們都是德高望重的民進前輩,我從與他們的聯系和服務中,吸取了無窮無盡的精神養料。其中接觸最多的是柯靈、趙憲初和梅達君,他們逝世后,悼詞和生平都是我撰寫的。關于柯靈和趙憲初,我分別寫過《柯靈》和《一代名師》中的“一代宗師風范長存”,這里,我重點談談梅達君。

  梅老1939年入黨后一直從事國統區的上層統戰工作,1945年在中共上海局書記劉曉同志負責的黨的地下企業“東方聯合貿易公司”任副總經理。他以此為掩護,團結廣大金融界愛國人士,組織“上海工商職員貸金處”,為許多中共地下黨員解決經濟困難??谷照秸だ?,中國面臨了向何處走的抉擇。當時上海知識分子中有許多人對美國和蔣介石抱有幻想,寄希望于馬歇爾的調解。黨中央指示上海局要讓愛國知識分子和民主人士發出聲音,開展愛國民主運動。當時,一些有代表性的愛國民主人士因戰爭都轉移到內地,因機票和船票都被國民黨劫收大員把持,無法及時回到上海。因此,有必要在上海成立一個新的民主黨派。梅達君根據劉曉的指示,利用自己與上層人士的關系,聯絡了上海知識分子與工商界的愛國民主人士,并努力促使他們實現大團結,終于創建了中國民主促進會。梅老告訴我,在參加民進成立大會的26人中,有6位中共地下黨員,除他以外,還有王紹鏊、周建人、徐伯昕、張紀元和萬景光,但當時大家都不知道對方是黨員,因為搞地下工作都是單線聯系的。民進成立后的重大活動都是由共產黨領導和參與的。如1946年“六二三”運動的總指揮就是中共上海局的張執一同志。能爭取到10萬人參加集會和游行,沒有共產黨是辦不到的。實際上,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也是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幫助下創建的。在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中,29位理事中有馬敘倫、王紹鏊、陳巳生、林漢達、梅達君、徐伯昕、許廣平、周建人、馮少山、葛志成等10位民進會員,梅達君還兼任秘書長。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在上海的愛國民主運動中發揮了中流砥柱的作用。1947年,為保存革命力量,梅達君以創辦“東方聯合貿易公司香港分公司”為掩護,赴香港為馬敘倫、王紹鏊、許廣平等同志的轉移作準備工作。上海解放前夕,他組織參加上海人民保安隊,為?;と嗣襠撇?,迎接上海解放做了許多工作。上海解放后,他歷任上海市軍管會交際處處長,上海市人民政府交際處處長,市政府辦公廳副主任,市政協副秘書長,中共華東局統戰部第四處處長,曾多次陪同陳毅市長訪問包括宋慶齡在內的許多上層民主人士。1953年調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駐蘇聯大使館政務參贊。由于梅老長期從事地下工作,與潘漢年有許多交往。1955年,梅達君因潘漢年冤案株連回國接受審查。每當梅老與我談及潘漢年時,總會忍不住掉下眼淚。

  尋找民進的根

  在我記憶中,如果要找出一件我為民進做的最有意義的事,那就是參與民進成立舊址的確立了。在探尋、證實和確立民進成立舊址的過程中,得到了中共上海市委、統戰部,中共盧灣區委、盧灣區文化局和盧灣區圖書館的鼎立支持和關心。民進成立舊址的發現和確立,是我國多黨合作制度的一個縮影,不論是對中國共產黨,還是對民進,都是一個歷史的見證。

  民進舊址確立的過程,整整十年。那是在1995年12月,為紀念民進成立50周年,作為《民進申城月報》的編輯,我打算在報上介紹民進的會史,并配發幾張照片。于是我根據《中國民主促進會四十年》關于民進成立于上海愛麥虞限路(現紹興路)中國科學社的記載,來到位于上海陜西南路235號(紹興路口)的盧灣區圖書館。我向圖書館的同志說明來意,他們熱情地接待我,帶我到各個房間攝影。由于我不知道當年民進成立時的會場在哪一間,只能每一間都拍下來,以便日后考證。同時,圖書館的同志又告訴我,根據市政建設規劃,陜西路將要拓寬,屆時盧灣區圖書館將被拆遷。我聽到后非常著急,回去后立即向當時的民進市委專職副主委兼秘書長蔣家祥匯報,并建議以民進市委會名義向市政協提交一份提案,要求?;っ窠閃⒕芍?,并掛上銅牌。蔣家祥讓我起草了《建議將民進成立大會會址作為革命遺址加以?;ぁ返奈母?,作為民進市委會提案于1996年上海市政協八屆四次會議期間提交。但是,作為革命遺址的申報與審批過程十分復雜,再加上陜西路的拓寬工程有所改變,陜西路改為單行道,道路不變,盧灣區圖書館也不拆遷了。這個問題看似解決了,但實際上并沒解決。因為掛牌的要求沒有實現。1997年,我又撰寫了《關于將民進成立大會會址作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的建議》的材料,并作為民進市委會提案于1998年向上海市政協九屆一次會議提交。但是,申報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有一定的條件,這一提案一時還無法實現。

  1998年12月,民進十屆二次全會期間,出席會議的上海代表請德高望重的民進中央名譽主席雷老寫信給上海市的領導,希望能在民進成立舊址掛牌,并以此作為向民進上海市委會成立50周年獻禮。時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的黃菊同志收到雷老的信后,十分重視,要求統戰部協助解決。同時,民進上海市委又向上海市政協九屆二次會議提交了《關于將民進成立大會會址作為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的再建議》的提案。在市委統戰部的具體協調和中共盧灣區委、宣傳部、統戰部、文化局、圖書館等單位的大力支持下,終于在盧灣區圖書館大門外掛上了“民進成立舊址”的銅牌。

  1999年6月17日,在慶祝民進上海市委會成立50周年之際,舉行了民進成立舊址揭牌儀式。以后,來自全國各地的民進會員,到上海后都會要求到民進成立舊址去參觀。但是,不能確定民進成立大會的會議室,始終在上海民進成員心頭留下了遺憾。隨著時間的推移,出席民進成立大會的前輩相繼去世,僅存雷老和宓逸群兩位了,而宓老又遠在加拿大,這給會址的確認帶來了更大的難度。

  2005年1月14日,宓逸群先生從加拿大回滬探親。這真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于是我向宓老提議到盧灣區圖書館去重游故地,順便回憶一下成立大會的會址,宓老欣然答應。他雖然已90高齡,但對當年往事還記憶猶新。當年,宓老是馬老的學生,又是民進的第一任秘書,民進成立大會的簽到箋就是由宓老保存下來的。進入盧灣區圖書館大門,我們帶領宓老走進圖書館大樓,尋找會議室舊址,宓老說不對,進大門后應該向右拐彎到一座小洋樓,而不是向左拐彎進圖書館大樓。陪同我們的盧灣區圖書館黨支部書記介紹說,據史料記載,中國科學社舊址應為這座小樓,而大樓是中國科學社明復圖書館舊址,從1931年建成至今一直為圖書館。2004年,盧灣區政府出資動遷了小樓里的居民,把原為中國科學社的小樓給圖書館使用。當時正在裝修,宓老不顧工地上的泥濘,在我的攙扶下,跨過地上堆放的腳手架,踩著黃沙石子,走進小樓。他一見小樓就回憶起當年的情景,他十分肯定地說民進成立大會是在1945年年底的一個星期天上午在這里一樓會議廳舉行的。我查了一下萬年歷,1945年12月30日正是星期天。

  我十分興奮,當天晚上,立即通過電子郵件向民進中央趙光華秘書長匯報了此事,并發去了有關照片。趙秘書長回復:“非常重要,非常珍貴的信息。對我會的會史和傳統教育善莫大焉!”2005年5月24日,民進中央網站主編王炳舟和劉志奇等來滬,落實關于民進成立舊址建設及拍攝紀念民進成立60周年錄像片的有關珍貴資料,這得到中共盧灣區委宣傳部、統戰部、盧灣區文化局、盧灣區圖書館等單位領導的大力支持,并決定在小洋樓前豎一塊紀念石碑,在會議室墻上懸掛一座紀念浮雕,作為向民進成立六十周年的獻禮。

  在盧灣區圖書館館長倉榮卿的親自過問下,我們選擇了一塊高1.1米,重約2噸的大青石,右面鐫刻著:“中國民主促進會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三十日成立舊址”,中間是趙樸初書寫的“愛國、民主、團結、求實”八個大字,左面刻著“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央委員會立”。12月14日,紀念石碑正式竣工。

  民進上海市委委員、上海市工藝美術大師屠杰自告奮勇地承擔了選用千年紫檀木雕塑紀念匾額的任務,并將它捐贈給民進成立舊址。匾額長105厘米,寬70厘米,用具有數千年生命力的紫檀木雕塑而成,象征著民主黨派與中國共產黨長期合作,榮辱與共。匾上的浮雕凸現了民進的主要創建人馬敘倫、王紹鏊先生的頭像以及民進成立的日期——公元1945年12月30日,星期日,農歷乙酉年十一月廿六日,并細刻了參加民進成立大會的26位民進前輩的親筆簽名;下方鐫刻著“中國民主促進會1945年12月30日在此成立”,其中“中國民主促進會”七個字采用馬老的手書;四角刻有蝙蝠圖案,象征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中國民主促進會為中國人民的福祉而奮斗,四周的白玉蘭圖案則示意中國民主促進會在上海誕生。

  2005年12月18日,民進中央主席許嘉璐、常務副主席張懷西、副主席嚴雋琪等民進中央領導來民進成立舊址瞻仰。中共上海市委統戰部、中共盧灣區委、區統戰部、文化局和圖書館的領導也參加了瞻仰活動。已回滬定居的宓老也出席了活動。

  現在,一批又一批民進會員來到這里參觀瞻仰。民進成立舊址已經成為全會開展多黨合作優良傳統教育的一個基地,激勵民進會員繼承老一輩的遺志,發揚民進優良傳統,不斷鞏固新世紀新階段多黨合作的政治基礎,更加自覺地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與中國共產黨親密合作。